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

第三八零章 懒居围炉论亲疏(二)

书名:风渊剑 | 作者:荷屋君
  • 编辑推荐小说:
  •     称呼有时候也可以说明关系的亲疏,陈素青一直唤渡云禅师,既是尊敬,也有一些疏远。《

        渡云这时候这样说,也是想要和陈素青拉近一些关系,陈素青心中明白,但却故意装作不知。

        她只是笑道:“禅师,我那时一时情急,言语上有些疏忽,想来你也不会介意吧。”

        渡云心里清楚,陈素青明明知道他根本不是因为介意才提起此时,此时故意这样说,大约是因为不想让渡云继续刚刚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渡云此时提起此事,也确实是想让陈素青在自己面前卸下一点心防,可以倾诉一点,不必太执着于自己的痛苦。

        但是陈素青不愿说,渡云自然也不会强求,于是只是笑了笑,没有再说话。

        陈素青看了他一眼,心中也对他生出了一点愧疚之情,这样不近人情,难免让别人心中不快。可是陈素青心中怀着事情,实在难以同别人推心置腹。

        她又看了看渡云的神色,见他不像是生自己的气,心中才微微安心。

        她身子又往后缩了缩,望着那盆炭火和间或迸出来的火星,开始信马由缰的想起事情来。

        年像是一个界限,把很多事情分开,隔出了遥远的距离。过年前,很多事情都可以推到过年之后,但一旦过了年,仿佛所有事情都变得迫切起来,她也要开始考虑洛阳的事情了。

        炭炉中的火发出炭香,手中的茶盏渐渐失去了温度,陈素青心中有许多不明之事。

        远的来说,武当的行为和立场,沈的死亡。近的来说,镇江的神秘人。甚至包括阿贞和渡云的同行,都在她的怀疑之中。

        她想来想去,始终觉得毫无头绪,她也深知,一切的引子和起源都是风渊剑,但是偏偏又在心里或多或少的躲避,不敢去提。

        她想到这里,只觉得精神有些困倦,远处的欢声笑语也渐渐的渺远起来。她打了哈欠,调了调坐姿,索性在椅子中睡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在另一座宅院之中,连续下了几天的雪,将院中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白色,把那些湖石假山,奇花异草都裹满冰霜,变成另一个晶莹世界。

        家中的小厮引着一个中年男子,穿过深深的庭院。他们路过雪塘岸边,惊了家中养的鹤,那鹤长啸一声,便朝天边飞去。

        小厮将中年男子带到了一间房外,廊下还站着另外两个的小厮,见他来了,忙躬身作揖。

        男子也拱手回礼,他褪了身上披风,又抖了抖身上的雪,才举手示意了下,让小厮通传。

        小厮笑道:“主人等先生久矣。”说着便推开房门,请中年男子进去。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进入房中,里面的炭炉也是烧的暖融融的,浓郁的檀香味显得庄严高雅,但又带着一丝慵懒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间书房,中年男子进来,便往主位上看去,见到主人,忙躬身行礼,道:“明公。”

        屋子的主人本在案前看书,人来了之后并没有动,听到中年男子唤他,才笑着站起来道:“先生来了,何须多礼?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道:“这才初一,就来拜访,实在太叨扰了。”

        屋主大袖一挥,指了指椅子,示意他坐下,又道:“先生这是才回来吧,一路辛劳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拱手致了谢,待屋主坐下,才坐下道:“昨天刚刚到的。”

        这时小厮过来,给二人上了茶,屋主挥了挥手,小厮便退了出去,带上了门。

        屋主笑着对中年男子指了指茶杯,道:“这是刚刚送上来的茶,先生尝尝。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端起茶盏,浅饮了一口,道:“这水不错。”

        屋主笑了笑道:“您知道我们家泡茶都是玉泉洞的乳泉水,早上遣人去取的。”说着又笑道:“先生看这茶怎么样呢?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笑而不语,只是低头理了理袖子。

        屋主见了,知道他是觉得不好,也不再说,笑了两声。

        他又问道:“先生可看见我院中的那两只鹤了?也是新置的。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:“看到了,映着那几株玉梅,倒是更清雅了,院中也活了。”

        屋主点了点头,笑道:“你都这样说,必是错不了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见来了半天,他也不说正事,只顾一味闲谈,心中也有些疑惑,但面上还是没有一丝流露。

        屋主放下茶盏道,沉吟了一会儿才道:“这一次去徽州,可有所获?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叹了口气,道:“去了潇碧山庄,也找到了暗阁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说到这里时,那屋主脸上才闪过一丝波澜,眼睛微微挑了一下,看了一眼中年男子。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似乎也感到了他的目光,但却没有看他,只是继续道:“只是奇怪的是,剑却不见了。”

        屋主的目光又垂了下来,语气倒是依然平静,道:“看来先生错了,剑确实被刘家取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捏了捏自己修长的手指,淡淡道:“不会,我去时,剑拿走没有多久。”

        屋主微微侧目,道:“先生以何为断?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道:“灰尘。”

        他只说了这两个字,屋主便全然明白,而且没有半点质疑中年男子的话,只是道:“那么是被人捷足先登了?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微微叹了口气道:“不知是何人所为,按理说,此事除非是陈素青自己知道,别人怎么会想到?但陈素青似乎一直在杭州,没有回过徽州。”

        屋主道:“会不会是刘家的人做的?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摇了摇头,道:“他们未必会想到,而且我们对他们跟的更紧,确实没有往徽州去的人,方信那里,也是这样说。”

        屋主闻言之后,也没有什么表示,又问道:“那先生觉得应该如何?有没有怀疑的对象?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微微有些蹙眉道:“按我的想法,还是该去找陈素青,想寻些下落。他们往洛阳去时,我已经派人在镇江拦截,但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我们看见渡云也在船上的,所以……” 166
    收藏本站推荐本书目 录加入书签
    本站提供小说风渊剑文本、内容、情节、目录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或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    Copyright © 2015 我读吧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