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

65.第六十五颗糖

书名:姜糖 | 作者:慕吱
  • 编辑推荐小说:
  •     作者设置了萌萌哒防盗~购买比例不足的读者在24小时后刷新阅读

        最后姜锦茜哀嚎了一声, 趴在桌子上,无聊的打开微博。し

        微博的私信箱已经爆满,99+的消息让她有点头疼。她打开来看,新老读者的问候、表达对她的喜欢, 还有几个出版社编辑问她新文是否有出版, 想和她谈出版事项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扫了几眼之后就关了。

        她常合作的出版社挺不错的, 关键是编辑人也很好,在她最低谷的时候力排众议签下了她的书, 并放下豪言说会大卖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当然不信,但她却没想到,那本书成为了她的成名之作。

        她那时便说过, 如果编辑愿意, 以后她的书都会交给他们出版社。这句话不是说笑的。

        微博刷着刷着, 姜锦茜就饿了。

        下午的时候原本是在程叙之那儿吃火锅的,可谁知道发生了后面那些事儿啊。

        其实到现在,姜锦茜也没有很难过。

        无论他是否存了自己的手机号码,还是他是否记得自己的名字,其实都还好。她能有很多理由说服自己, 比方说他太忙了,所以没时间存;或许是那晚包厢里音乐声太大,他压根不是忘了自己的名字,而是没听清。

        看吧, 无论他做错什么, 她都有无数的理由说服自己。

        毕竟先喜欢的人, 是她。

        没有什么的。如果非要说错,错的也只能是她。

        在爱情里面,先动心的人本来就是劣势。

        但是姜锦茜有点累了。

        她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,看不到的时候会想他,看到他的时候忍不住和他说话,想让她看看自己。

        但不能她走了九十九步,而他连最开始的一步都没有走吧。

        甚至是,他连靠向她的念头都未曾有过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有些难过的想,把对他的喜欢,减少到七分好了。

        想着想着,她的肚子就叫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有点尴尬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跑去厨房看了下,想到自己这几天都早出晚归的,并没有买菜,冰箱里空荡荡的。她叹了口气,拿着钱包就下楼准备去小区超市买点吃的。

        ——

        程欢颜到程叙之家的时候人都已经散了,整个房子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气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换了鞋进去,看到程叙之坐在沙发上,手背覆盖住脸,看不见表情。

        她怕他在睡觉,试探性的轻声唤他:“哥?”

        程叙之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“嗯”了一声,声音竟然有些许的粗噶沙哑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走到他边上,关切的问:“你生病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。”程叙之放下手,他的头搭在靠背上,脸朝着天花板。毫无征兆的睁开眼,深邃漆黑的瞳孔失焦,脸色很不好看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不信,“你哪儿不舒服,要不要去医院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        程欢颜锲而不舍的还想再问,就被程叙之薄凉寡淡的声音打断:“怎么来了?”

        “被咱妈给赶出来的……”说到这个她就止不住的叹气:“她又催我找男朋友了,我才多大啊,真的不想谈恋爱!”

        “你也不小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啊!”程欢颜翻了个白眼,“你比我还大一岁呐,怎么没见到妈催你找女朋友啊?”

        程叙之很冷淡的笑了下,“我不急。”

        程欢颜瞪大了双眼:“我很急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嗬。”程叙之轻笑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双手撑着下巴,饶有兴致的看着他,突然问道:“哥,你就没想过找个女朋友吗?你也老大不小了。”

        程叙之伸手拿起茶几上的烟盒,抖了支烟出来叼在嘴上,想要拿打火机点火的时候却没见到打火机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他索性咬着烟,汲取滤嘴上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皱着眉,小声的表示不满:“你这烟瘾也太大了吧?”

        程叙之眨眼的动作一愣。

        哪怕是他最亲的妹妹,也只敢在他吸烟时小声的表示不满而已;可有些人却不知死活的从他嘴里直接夺烟跑去,甚至还在他面前大声说:“抽烟对身体不好,少抽点!”

        真的是,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        他想到她那天鲜活的眉眼就止不住想笑。

        他的眉眼也不自觉的松动开来,一直紧绷着的脸也在这时放松舒展开来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一直低头看着手机,并没有发现他脸上的微小变化。

        她刷着微博,突然想起来一件事,兴致勃勃的冲程叙之说:“哥,你们小区的超市是不是装了个娃娃机啊?”

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哥哥哥!”程欢颜讨好的叫他。

        程叙之揉了下眉,眼里含着些微的笑意,“想去玩?”

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    程叙之无奈:“你又不是没玩过。”

       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娃娃机竟然变成了一项热门娱乐活动,甚至有往全民娱乐活动发展的趋势。

        大街小巷的娃娃机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自从某次和程叙之在外面吃饭之后抓了一次娃娃之后,就乐不思蜀了。

        每每看到娃娃机,都会手痒的去玩。

        然而却总是空手而归,但她依旧热衷于此。

        毕竟程叙之一抓一个准。

        程叙之到底还是宠程欢颜的,最后还是和她一起去了小区里的超市。

        却没想到,在超市门口遇到了姜锦茜。

        程叙之跟在程欢颜的身后,在离超市还有三四十米的时候就看到抓娃娃机旁坐了一个人。长到腰际的头发随意披散着,还穿着之前的那条裙子,她就坐在那里,双手撑着下巴,对着娃娃机。

        等走的近了,程叙之才看清她眼里的歆羡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已经跑去超市里面换游戏币了,程叙之就站在超市门口,离她将将五六米的距离,可她一直都没有发现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咋咋呼呼的跑去换了游戏币,一共只有一个抓娃娃机,而那里又有人坐着,她鼓了下腮帮子,上前问:“你用好了吗?”

        一直对着抓娃娃机发愁的姜锦茜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,她不好意思的抬起头,本准备说抱歉的时候,眼睛里突然闯进了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……程叙之啊。

        她又往边上看去,一张笑的明艳动人的脸在她眼底闪闪发光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觉得今晚的星星真淡啊,南城的空气质量真糟糕,要不然怎么会有人眼里发出的光比星星发出的光还要亮呢?

        甚至那天,她的红裙子,比机场的灯光还要夺人眼球。

        真好啊……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生啊。

        难怪他拒绝自己。

        她扯了下嘴角,从椅子上下来,轻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        程欢颜一心在抓娃娃机上,没有注意到她陡然低落的情绪,说了声“没事”就直接冲到抓娃娃机面前投币了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心情低落的站在一旁,听到边上的女生尖叫:“啊——掉了!”

        不过声音也没有很好听嘛!

        反正没有她的可爱迷人温婉动听细软如画!

        姜锦茜撅了下嘴,听到抓娃娃机继续运作时游戏音乐响起,她抬头,想要看看娃娃机里面的场景,却没想到一抬头,就对上了对面那人的视线。

        刚刚好。真的是刚刚好。

        他眼底的笑意还没有消失,娃娃机里泛出的光打在他的脸上,多了几抹柔和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既难过又开心,她喜欢的人竟这样好看。

        可他却并不喜欢自己。

        她一点一点的收回自己的眼神,将之投放在娃娃机里面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夹着一只老虎正大呼小叫,姜锦茜也一下子被勾起了胜负欲,她指着那只老虎说:“哎不行!它不好抓!”

    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只老虎就掉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哀叹一声,她反对姜锦茜的话,说:“没有,这只老虎特别好抓!”

        “但……你不是没抓到吗?”姜锦茜睁大了眼看她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轻咳了下掩饰尴尬,她支支吾吾的说:“就是……角度没找好……哎呀,反正我一定要把它给带回家!”

        姜锦茜疑惑:“其实边上那只小兔子很好抓的,你可以带它回去。”

        程欢颜摇了摇头,又投了一枚游戏币进去,在游戏背景乐中她说:“可我不喜欢那只兔子,我就喜欢那只老虎!”

        话还没说完,那只老虎再一次掉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程欢颜连续五次没有抓到,直接抓狂。

        她求救的看向程叙之,“哥,你帮我把那只老虎给抓了好吗?”

        哥???

        姜锦茜听到这个称呼完全的不敢置信。

        不是女朋友吗?

        程叙之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程欢颜,我不一定能抓到。”

        都叫哥了而且听上去都是一个姓哎……

        姜锦茜的心里像是火山爆发了一样,岩浆肆虐疯狂的涌动,滋滋的火浆带动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热血沸腾。

        她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躁动不已的情绪,努力让自己嘴角的弧度不那么明显。

        程叙之坐在高脚椅上,他单手放在游戏手柄上,长脚搭在地上,就连做这事都带着一股子天然的矜贵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眼观鼻鼻观心,努力不去看他那温柔的侧脸。

        程欢颜的手指戳在玻璃上发出闷闷的声音,她的声音欢快又急迫:“哥,我要这只老虎!”

        程叙之慵懒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双眼扫向程欢颜,又转移到她所指的那儿,他勾唇笑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他说:“姜锦茜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哎?”姜锦茜倏地转头看他。

        程叙之轻笑了下,他偏头看向她,脸上挂着抹漫不经心的笑:“你想要哪个?”

        窸窸窣窣的声音,像是在收拾东西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揉了揉眉心,睁开眼,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。

        那人站在门口,在明与暗的交界处,脸上的神色看的并不真切。他手上提着件外套,长身玉立的斜靠在门边,脸上挂着慵懒的笑意,室内灯光照在他的脸上,在这一刻,他如此的清晰。

        像是条山涧溪流,她一个照面,对着溪流俯身看着自己,却看到了河对岸的他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心跳飞快,她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又遇到他了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个上一秒还喧嚣嘈杂,这一秒便阒寂无声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而他的出现,如同一团火苗,点燃了整片森林,大火汹涌燃烧,火光晕染整片蔚蓝天空,室内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有人上前迎接他,有人给他挪位置,有人叫服务员送酒。场面一度变得十分混乱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伸手捂住自己的心脏,企图控制住自己此刻沸腾的心跳,她又从口袋里拿出一面小镜子,想要看看自己的妆是不是花了。

        可这昏暗灯光并不能看清什么。

        她颓然的放下手,将镜子放回包里,抬头循着声音望去,一群人簇拥着他,天花板上如星光闪烁的灯光时而照在他的脸上,而他只是浅浅的笑着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感觉自己的呼吸都不通畅了。

        怎么有人,即便是隔着远远的笑着,也像是在撩自己一般?

        程叙之摆了摆手算是打个招呼,接着往房间里走来。他的步伐并不大,姜锦茜数了下,他一共走了十七步,最后停在了……和她相隔半米左右的距离。

        他坐下。

        他们二人中间,只有室内黯淡灯光和喧嚣空气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他他他、他怎么突然坐到自己边上来了……

        姜锦茜的心砰砰砰的跳,包厢又重归热闹。她动作极慢的将僵直着的背靠回沙发上,余光扫射着边上的那人。

        他坐在暗角处,微低着头,一只手放在扶手处支撑住下巴,另一只手也不空闲,玩弄着一个银灰色的打火机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现在十分想和他说话,哪怕是一句干巴巴的问好也行啊!可她到底还是胆子小,在原地皱眉踟躇许久,都没敢上前。

        直到有人过来,打破了二人之间的静谧氛围。

        “来啦。”苏花朝手上拿着个托盘,她从上面拿了杯水和酒放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。

        程叙之一直低着的头方才抬了起来,他懒懒的应了一声,把打火机往边上随意一放,眯着眼看向那黄浊的酒。

        苏花朝莫名: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今天开车来的,喝不了酒。”程叙之说。

        苏花朝摆摆手,她上前,坐在程叙之和姜锦茜中间,伸手拿过酒杯递给姜锦茜,笑着说:“这不是给你的,是给茜茜的好吧!”

        突然被叫道的姜锦茜一愣,她慌忙抬起头,还没反应过来手中就被塞了一杯酒,双手一接触到冰冷的酒杯,立马回神:“给、给我的?”

        苏花朝说:“对啊!你今天第一天来,当然是给你接风洗尘的!”

        她说完,意识到自己还没向程叙之介绍姜锦茜,立马说:“我在c市的朋友,姜锦茜。”

        “茜茜,他是程叙之。”苏花朝脸上的笑意渐浓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感觉自己的天灵盖被一道闪电劈过,浑浊的意识陡然间雾气消退。

        他们两个认识?

        姜锦茜不敢相信的看向苏花朝,而苏花朝此时微微向后倒去,姜锦茜惊讶的面孔一下子就对上了一张慵懒惬意的英俊脸庞。

        她甚至还来不及质问一句,在喉咙处的尖叫立马偃旗息鼓了。

        明明只是一个眼神而已,怎么就能让自己的心脏跳的那么剧烈呢?

        姜锦茜感叹:眼前的这个人啊,哪怕只是皱个眉,都像是在撩她。

        苏花朝在一旁看的直发笑。姜锦茜的反应,可真……可爱啊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一眼而已,长得比程叙之好看的人又不是没有,怎么见到他,反应就这么……娇羞呢?

        程叙之的反应淡淡,不过是一眼他就转回脸去,伸手拿了那杯水,轻抿了口,再放下水杯的时候开口道:“女孩子晚上还是别喝酒了。”

        姜锦茜还沉浸在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里无法自拔,这下一听到他的声音,顿时抬起头来,啊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接着她把那酒杯放回原处,双手手掌放在膝盖上,像是小学生一样挺直了腰杆坐着。

        “叫人拿杯牛奶过来。”程叙之的声音低沉沙哑,还带着些许的疲惫,“我出去抽根烟。”说完,他就站起身,穿过人群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一直不敢看他,害怕自己脸上的喜欢太多,让他一眼就看清。这个时候他走了,她一直四处东张西望躲躲藏藏的眼睛终于可以直视他了。

        他从人群中穿过,他的白衬衣被灯光映出各种颜色,柔和的黄、幽魅的紫、张扬的红,却都不及他宽阔□□的背影。

        她的目光穿过幢幢人影,最后在包厢门口停住。

        等她收回目光,就看到苏花朝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。姜锦茜满心沉醉于欣赏程叙之的“美色”的时候是自动屏蔽了外物的,可这会儿理智回归,想想自己刚刚的举动……到底还是不好意思了。

        姜锦茜红着脸,支支吾吾:“这个……那个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哪个呀?”苏花朝好笑的看着她,“不就是喜欢他吗,没事,喜欢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姜锦茜愣了。

        话题怎么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过渡到这里了……

        苏花朝笑的像只狐狸,她伸手捏了捏姜锦茜的脸,说:“不过喜欢程叙之的人那么多……追他可不是件容易事儿!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姜锦茜懵了。

        苏花朝这个时候站了起来,她笑的别有深意的看向姜锦茜,快速的转移话题,说:“我给你拿杯牛奶去。”

        ——

        姜锦茜捧着杯牛奶小口小口的啄,偶尔有人到她边上来和她说几句话,她都眯着眼笑着回答,声音温柔缱绻。

        包厢里的都是苏花朝的好友,知道姜锦茜是苏花朝念叨了许久的闺蜜,对她的态度都很友善。还有几个人确实如苏花朝所说,是南大的研究生,不过比她大了一届,和她交换了联系方式,说要是在学校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他。 166
    收藏本站推荐本书目 录加入书签
    本站提供小说姜糖文本、内容、情节、目录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或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    Copyright © 2015 我读吧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