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

正文 第64章 煮一煮就可以吃了

书名:儒道之天下霸主 | 作者:先飞看刀
  • 编辑推荐小说:
  •     小梦御着剑光,在空中飞着,陡然间,有强大的气流层层叠叠的压了下来,原本是风和日丽的天气,虽然清晨时浓雾弥漫,这个时候也已经开始消散,莫名的气流干扰,立时让她知道,这是有人在释放术法。

        虽然心中知晓,但是与地尧光那一战过后,此刻的她,也已有些精疲力尽,犹如断线的风筝,被迫往下落去。落在地上,前方是一座低矮的山岭,脚下杂草丛生,周围有许多还没有长出新芽的树木,一根根古藤垂落。

        许多来历不明者,悄悄的往她围来。她双剑在手,哼了一声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      这些人中,领头者乃是“邪血鸦”中的百变冥,百变冥怪笑道:“丫头,你的本事不错嘛,竟然能够击败地尧光那厮,可惜,可惜,你现在已经无路可逃,乖乖的束手就擒,跟我们走,免得自找苦吃。”

        高处,空气粘稠,无形的玄气不断的扩散开来,封堵住少女御空的路径。白衣的少女却是右手单持双剑,不屑地道:“想要拦下我,就凭你们?”

        百变冥喝道:“给我上……”

        砰的一声,远处传来一道震响,锐气划过空气的急促声过后,后方有什么东西倒了下去,发出浑浊的声音,覆盖在空中的玄气中断。百变冥心道不好,率众往白裙的少女疾扑而去,少女却已经娇笑一声,飞空而起:“我就不奉陪了。”

        百变冥抬头看去,眼见这丫头就这般飞走,怒容满面,紧接着便匆匆赶回去,后方林中,一具尸体倒在地上,正是他们带来的那名秘术师。这秘术师额头上多了一个血洞,已经死去。百变冥猛然喝道:“谁杀了他?”

        在他周围,其他人面面相觑,没有人能够回答。

        另一边,小梦翻过两个山头,借着山岭的掩护,又悄无声息的往回绕,过了一会,便落在一处林中。“小梦师叔!”一个高挑的青年女子背着玄武枪,从暗处转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小梦道:“桃霏,这样子动用玄武枪真的好吗?”

        桃霏笑道:“师叔只管放心就是。”她将手一翻,一颗冰晶般的弹头出现在她的手心:“这种弹头,是利用这个世界的一种玄冰特制的,初时坚硬如铁,但是与其它液体接触后,很快就会融化,他们就算把那人的脑袋剖开,也查不出什么来,不得不说,以这种玄冰配上玄武枪,端的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。”

        小梦道:“刚才那些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      桃霏道:“莫非是地尧光暗中带来的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小梦摇头道:“我与那地尧光虽然接触不多,但那家伙高傲得紧,刚才在峰上,我虽然砍了他一剑,但其实也只是轻伤,他要是不管不顾的强行出手,我能不能离开都成问题,他却自视甚高,直接认输退走。像他这样的人,是不屑于做这种背后算计的事的。”

        桃霏沉吟道:“不是地尧光的人……难道是天魔教?又或者是无綮城那一边请来的杀手?”

        小梦道:“这个……”

        桃霏笑道:“小梦师叔,这进入修罗界这一趟,还真是惹出了不少麻烦,看来想要对付你的人实在太多,你也不知道他们是哪方人了。”

        小梦道:“哈、哈哈……其、其实也没做什么啦……”

        桃霏道:“不过刚才那些,绝对不是一般人,小梦师叔你还是小心一些。”

        小梦道:“我知道的。”又问:“哥哥呢?”

        ***

        满地都是残肢断体,远处的火焰往这个方向卷来,又被无形的魔气压制,呼呼呼的,诡异地退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背着魔刀的小少年,看着远处瘦小怪异的老者,淡淡地嘲弄着:“且不说你们是否真的能够留下那砍头魔女,就算留得下来,她是死是活,和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

        瘦小怪异的男子死死的盯着他,想要看清他这句话到底有几句是真,几句是假,然而小少年的神情,却是那般的悠闲而又自在,看来他真的不担心那个砍头魔女,或者说根本就不将她的生死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小少年却是看了看他:“让我猜猜,这家伙刚才说了两个名字,你……应该就是其中的黑邪禁吧?”

        瘦小怪异的男子脸色微微的变了一变。

        小少年叹气:“看来我是猜中了,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      黑邪禁冷笑道:“二选一,原本就是一半的机会,猜不着大不了重新猜过,猜中了继续装神弄鬼,怎么简单的伎俩,你以为我会上当么?”

        小少年笑道:“看来你是一个聪明人。”语气转冷:“可惜命不长。”

        黑邪禁怒道:“狂妄!”轰然间,三叉戟就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,不可挡的光芒,疾刺小少年的咽喉。

        小少年出刀,弑天刑斩出的那一瞬间,神鬼辟易,砰的一声震响过后,黑邪禁的手臂竟是麻了一麻。这小子在力量上竟然还胜过自己?黑邪禁心中诧异。两人战在了一起,光影摇晃,着火的树木往四面八方不断的倾倒,扑,一根断木飞起,在空中旋转,紧接着便四分五裂。

        “还算是可以看。”小少年淡淡的道,弑天刑再次出手,天绉激戾,干试天刑,刀锋以简单的曲线转了一转,紧接着爆发的却是无可匹敌的魔劲,魔劲以那一线刀锋为基点,快速喷发,排山倒海。

        这小子不简单!黑邪禁心中暗震,三叉戟横扫竖劈,惊人的力量呈十字形爆散,虚空中传来一声震响,黑邪禁竟是喷血后退。这灭度魔宗少宗主的实力,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地步?

        黑邪禁一声怒斥,手中一颗黑色的玄晶飞出,砰然的震响过后,玄晶碎散,气流涌入他的三叉戟中。

        竟然是秘术与魔功兼修的么?第一次遇到这种战法的小少年,饶有兴趣的看着他。三叉戟祭起,轰然一声,魔气与玄气同时倒灌入使用者的手臂,手臂快速胀大,横扫之势,犹如千军万马所向披靡,魔劲未至,玄气就已经朝着目标狂卷而去,于无形中纠缠、束缚。

        小江目中光芒一闪,虚室生电,明明没有任何的动作,狂卷而来的玄气就已经被逼退。紧接着便是不客气的凌空一斩,纵起后跳下的身影,带动着魔刀不可一世的杀意。嘭的一声,刀峰硬生生的披在了三叉戟上,黑邪禁再喷鲜血,仓皇后退,扭身就逃。

        刷,小江一道刀光紧随其后,黑邪禁闷哼一声,右臂分开,血水乱溅,他整个人带着一地的血花,扑飞而去。

        小江漫不经心地收回宝刀,远方的高处,小芳与智吉祥两人趴在草丛中,用小江给她们的望远镜观看着下方的战况,眼看着战事结束,她们对望一眼,纷纷起身,赶去与小江会合。

        小芳道:“真的让他逃了?”

        小江笑了一笑:“原本就是故意让他逃走的,如果真的想要杀他,他以为只是断掉一条手臂这么简单么?不过是看看,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些什么人,小刀已经追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小刀?”小芳与智吉祥错愕,她们刚才并没有看到小刀,原来小刀一直就藏在暗处?

        小江道:“我们先去与小梦、桃霏会合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小芳惊讶的道:“桃霏?就是以前追着我和小春姐姐跑的那个女变态?”

        小江道:“呃……她现在是我的徒弟。”

        小芳拿眼睛斜他……大变态!

        ***

        桃霏身穿桃红长裳,背上背着玄武枪,手中拿着一柄杜鹃花伞,杜鹃花伞轻轻的转动着,转出悠闲的清风。

        她的眼睛,朝着小芳咪咪的笑,就好像看到了猎物的饿狼,想不到这个“孩子”,如今也成长得这般漂亮,就好像白白嫩嫩的兔儿,煮一煮就可以吃了。

        小芳被她看得双腿紧崩,臀儿发僵,感觉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要被煮熟了。

        她可清清楚楚的记得,这是一个“喜欢女人的女人”。

        小江却是往自己女弟子的后臀看了一眼,说起来,自从进入修罗界后,都没有真正的跟女人做过,就连那次对鸾梅,都只是浅尝辄止……总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需要释放一下。

        桃霏也开始觉得身体发僵。

        小芳却是拉着智吉祥的手,黯然道:“智吉祥,可惜我还是没有本事杀掉地尧光,为你爷爷和天鹅湖那些死掉的人报仇。”

        智吉祥低声说道:“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不管怎么说,那也是金魔王座下的第一战将啊。

        小少年身背魔刀,负着双手,看了过去:“对那地尧光的实力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        宁小梦抬起头来,想了一想,道:“唔,我有一种感觉,就算我那个时候给了他一剑,事实上,也还是没有逼出他真正的实力,他比我原本想象中的,还要更加厉害。”

        小江点了点头:“看来这地尧光的确是不简单,你能够刺他一剑,估计主要还是因为你的剑术,对他来说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,但是以他的战斗经验,下一次再战,你的剑术和战法估计也基本上被他摸透得差不多了,那个时候,就是真正的凶多吉少。我原本以为,他最多就是与大宗邪相当的实力,现在看来,还是低估了。”

        继续道:“不过听你这般说,那家伙傲气得很,既然当众败了,短期内绝不会再来找你麻烦,现在先把这一边的事弄清再说。”看向小芳:“很显然这个叫‘邪血鸦’的组织,是冲着你来的,派他们出东华域擒你的人,就是清魔帅。”

        小芳疑惑的道:“如果清魔帅不打算让我离开东华域,那一开始就不应该让我义母多事,想方设法让我嫁人。”

        桃霏分析道:“这就表示,变数是在芳妹妹你离开东华域之后的事,必定是在那之后,清魔帅查到了什么,也许是跟扶桑树有关……”悄悄的离芳妹妹近一些。

        小芳道:“清魔帅绝不敢公然冲着扶桑树去,不是因为扶桑树有多强大,而是因为碍于魔帝当年的承诺。”悄悄地离女变态远一些。

        小江目光闪动:“其实线索,倒是很容易串在一起,碍于魔帝和扶桑树先人的关系,清魔帅没理由公然对付你,你离开东华域,对他来说本是只有好处的事。既然他会突然改变主意,那就必然是出现了更大的诱惑,这诱惑连他也为之心动。而小芳身上最大的诱惑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屁股很翘。”桃霏在小芳身后咪咪笑的说。

        小芳整个娇躯绷得笔直……你、你到底在看哪里?

        小江翻了个白眼,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:“对于清魔帅来说,小芳身上所隐藏的最大的,他原本不知道、一旦知道后就不可能不心动的秘密,自然就是三卷天书和天界昆仑山的存在……不管怎么说,小芳也是千年来,唯一登上过天界的人。”

        小芳惊道:“但是他怎么会知道?”

        小江淡淡的道:“三阴洌印、恶女神……恶女神虽然再次降世,但鸾梅动作够快,在她降世之前就已经将魔竺域拜火教的根基连根拔起,在这种情况下,恶女神和拜火教残党转投向清魔帅,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。更何况,恶女神很可能直接就利用了被她附体的处女的身份。”

        小梦问道:“我们现在该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小江还未说话,不知何时已经牵起了小芳的手的桃霏,展露出甜蜜的笑容:“天气好热,我们先去洗澡吧,来,芳妹妹,我们去洗澡儿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天哪里热了?而且大上午的洗什么澡?还有你这色狼一样的“芳妹妹”是怎么回事?小芳想要挣脱她的手,却是怎么也无法做到,一时可怜兮兮的看着小江,等着大变态来管女变态。

        小江轻咳一声:“桃霏……”

        桃霏曼声笑道:“等我和芳妹妹洗完澡后,晚上我再来侍奉师父……师父要我怎么侍奉都可以的呦。”

        我说你这是行贿啊行贿!小江翻个白眼。就是在这个时候,远处传来一声喵叫,他扭头看了一眼:“走吧,先去做正事!”

        小芳喜道:“什么正事?”

        小少年耸了耸肩:“洗澡!”

        小梦、小芳、智吉祥:“……”
    收藏本站推荐本书目 录加入书签
    本站提供小说儒道之天下霸主文本、内容、情节、目录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或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    Copyright © 2015 我读吧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